在眾多群眾募資專案中,如何引起關注?募資成功後,又要如何讓支持者滿意?除了產品本身要有魅力,更考驗團隊說故事的能力、社群媒體的掌握力、以及募資長達數十天的耐力,因此你需要完整的作戰計畫

 

 林鼎鈞、翁梓楊(HereO共同創辦人):不只說個好故事,還要持續有梗!

 

一個募資專案的天數通常在30~60天,從決定發起專案的那一刻起,到募資結束,必須有一個完整的作戰規劃與步驟。根據統計,在開跑第一周金額達到30%的專案,有高達9成以上的機會能獲得最後的成功。想要成功,不只要說個好故事,還得持續找梗,透過更新專案故事,才能突破進度停滯的緩慢期。因此林鼎鈞建議,要安排好幾篇故事,定期釋出新訊息以維繫支持者的信心,同時也傳遞出提案者本身的努力。

以HereO上成功專案「BadAmis壞阿美人」為例,4個懷有歌唱夢的年輕原住民透過群眾募資來發行EP,儘管成員有出身歌唱比賽的歌手,先前在媒體曝光下,擁有一定的知名度,但大眾普遍對他們仍不熟悉。

因此,壞阿美人在募資期間總共釋出14個影片故事,以集資期間最長為57天計算,平均4天就丟出一個新的故事。透過感性、誠懇的影片,表達他們無法依靠唱片公司,尋求非主流的方式發行EP,以實踐音樂夢想的理念,同時也介紹EP的概念及內容,並會放上EP歌曲Demo,讓網友聆聽。

其中較特別的是,4個團員再分別自錄影片,以說「真心話」的方式拉近與網友、粉絲的心理距離。其中Elma提到家人不太贊成唱歌,需要有人支持來證明努力存在的感人故事,更是引發不錯的迴響。最後BadAmis壞阿美人專案共總得24.7萬元台幣,目標達成率145%。

有些提案者認為所謂的募資就是將專案上架就沒事了,或是以為專案曝光就只限於專案期間,這都是錯誤的想法。對於一個想要長久經營的產品,或是表演者、音樂人來說,每一次的曝光都是一點點品牌形象的積累。願意在募資階段就支持的,往往是最核心的死忠粉絲,即使專案失敗,還是有可能得到另一扇機會。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

(圖說:「BadAmis壞阿美人」團隊利用群眾募資發行EP,在專案期間透過持續更新故事,拉近與網友的距離。圖片來源:YouTube影片截圖)

 宋牧奇(奇群科技創辦人):抓住視覺,拍出有Feel影片!

 

 

如果你問曾進行過群眾募資的團隊,什麼最重要?90%會回答你:影片!奇群科技開發出貓臉辨識餵食器Bistro,成功在Indiegogo募得24萬美元,約733萬元台幣。這個富有生活情懷的影片,居然是知名紀錄片《不老騎士》導演華天灝所掌鏡!

「拍影片極度重要,我們花了非常多時間,從構想到實際完成就用了7個月。」宋牧奇說,他先前透過時代基金會認識了華天灝,就這樣有了專業導演的加持,不過找場地、演員、貓、製片都是團隊完成,光是這部分就花了近2個月,還不談後續剪接剪了N次所投注的心力及時間。

由於影片是快速讓大眾了解產品的媒介,每一個細節都不可馬虎。由於Indiegogo主要的資助者以歐美民眾為主,影片雖在台灣拍攝,但為了拍出「矽谷」的感覺,不僅找了外國演員,連室內、戶外場地都得營造出國外生活的氛圍,讓觀看者比較有共鳴。

Bistro目標族群是養貓的飼主,所以在影片中也刻意凸顯貓的「萌樣」、與飼主相處的溫馨,並以簡約的文字解釋產品使用的技術及運作模式,讓受眾一目了然。此外,影片的長度必須「剛好」,Bistro的影片約莫2分鐘,而網路影片最適中的長度大約是1分半到2分鐘左右,必須在有限時間內,說清楚特色,並且打動人。

宋牧奇直言,產品要做好,要說好故事,否則怎麼感動人?「千萬不要拿爛東西曝光!」為了讓群眾募資成功,奇群還特地諮詢一位加拿大的群眾募資顧問,在行銷、資源管理、媒體操作等方面給予建議。

 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

(圖說:奇群找來紀錄片《不老騎士》導演華天灝幫忙拍影片,場地營造成國外生活的氛圍,讓觀看者有共鳴。圖片來源:YouTube影片截圖)

 吳有順(展雋創意創辦人):站內導入流量有限,社群、媒體多管齊下才是王道

 

 

群眾募資風氣逐漸打開,但要募資成功,光靠平台本身帶進的流量是非常不夠的,必須擴大社群影響力,例如借重媒體、各種社群的力量。

在籌備OVO電視盒階段,吳有順就開始拜訪一些在相關領域耕耘很久的媒體及達人,介紹自己的產品與理念,並聆聽他們的意見。一方面集思廣益,定義出最有效的產品訴求,例如在眾多功能中,大家普遍對可以對電視節目「按讚」特別有感覺,進而就延伸出可以用在收視調查的想法,比現下收視調查更準確且有效。另一方面是,專案上線之後,「這些有影響力的朋友通常願意幫忙分享,可以讓專案有個不錯的開始。」吳有順說。

在社群部分,展雋做了一次網路問卷調查,了解大家對產品的期待,超過1千人填寫問卷調查,開始吸引市場目光。募資活動進行中,從FlyingV、臉書粉絲專頁到email都收到各式各樣的詢問,團隊投入大量的時間,用最快的速度回覆問題。最後OVO電視盒在FlyingV上募得超過356萬元台幣。

更特別的是,展雋保留了幾台工程樣機,提供給公司所在地的贊助者試用,並舉辦「新竹先遣隊」活動,到用戶家中訪問,收集許多意見。

吳有順強調,群眾募資就像是辦一場嘉年華會,需投注很大的心力,至少提前兩、三個月準備,活動期間的人力需求很高。產品持續開發,同時還得快速回覆網友提問、隨時留意可能的曝光機會等,每天都絞盡腦汁在想怎麼讓更多人知道這個計畫。

 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

(圖說:展雋開發OVO電視盒時,拜訪了不少相關領域的媒體及達人,希望透過社群的力量,擴大影響層面。圖片來源:FlyingV網站截圖)

陳紹俊(Qblinks創辦人):盡可能縮短出貨延遲時間,定期更新資訊

 

募資平台上常有創意很好的產品,但實際上,很多產品以目前技術很可能做不出來,或是技術太困難,必須等很久之後才能出貨,因而引發一些抱怨或詐騙的爭議,所以美國部分媒體為了報導的謹慎,在沒看到真正的樣機之前,並不願意報導。新創團隊必須重視產品出貨延遲的問題,以免影響公司形象或產生糾紛。

例如先前在Kickstarter募集到54萬美元的iFind防丟器,離成功募資只有一步之遙,卻被Kickstarter停權了,原因在於iFind強調不用電池,利用電磁能將能量儲存到能量板,但卻被網友發現iFind顯示的專利與美國專利局的結果是不相符的,引發軒然大波。

陳紹俊認為,若延遲出貨的問題是來自新創團隊自身,唯一的方法就是對資助者(Backers)保持最大的透明度與誠意,絕對要定期更新資訊,讓資助者知道你是有在做事的。當然這不代表就不會有人有意見,之前一個Kickstarter上的藍牙產品tõd因連續遞延,就被抱怨得很嚴重,但團隊很有誠意地說明。

「若非直接來自開發者的問題,往往就比較恐怖。」陳紹俊笑說,直白地講就是誤判情勢。以Qblinks自身的經歷為例,曾跟供應商叫料,都付錢下單了,但居然拖了6個月才交貨,這就不是很容易解決的問題。因為新創團隊通常無法說換供應商就換供應商,所以在沒有確認供應鏈的狀況前,排程不要抓得太剛好,只能增加自己與供應鏈間的參與程度,提早察覺可能發生的狀況,至少有不同的備案可以選擇。

出貨時程本身就是一個難題,特別是會上募資平台的產品通常具創新性,更容易延遲出貨。「所幸一般人對從沒出現過的產品延遲多半願意容忍。」陳紹俊說。但並非每個新創團隊都關心遞延的問題,有些團隊的心態是:專案會不會過都不知道了,還管排程,出貨可能誤差達1年之久,但認真做事的團隊就必須對資助者展示最大的誠意。

 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

(圖說:Qblinks曾跟供應商叫料,卻拖了6個月才交貨,因此建議在沒有確認供應鏈的狀況前,排程不要抓得太緊。圖片來源:Qblinks)

 

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 

(尊重智慧財產權,如需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:《數位時代》第246期)
其他精彩內容》》
訂閱數位時代》》

 

 

了解更多:http://www.qredc.com.tw/

blog聯絡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艾爾森數位 的頭像
艾爾森數位

艾爾森數位有限公司

艾爾森數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